书画鉴定百科

广告

传统鉴定能否应对当代书画?

2011-10-27 12:34:14 本文行家:刘芯荣

书画鉴定历来是一种依靠经验的“眼学”,这已被广泛公认。但是随着当代书画市场的大规模兴起,传统的鉴定方法似乎有些失效——哪怕是一群权威专家共同认定的真迹,如果画家本人高喊一声:“这不是我画的”,市场信心也会随之动摇。

   当代书画的鉴定似乎是学术问题,但在今天,其学术表象后面的黑洞正在成为当代书画市场健康发展的制约。
  书画鉴定历来是一种依靠经验的眼学,这已被广泛公认。但是随着当代书画市场的大规模兴起,传统的鉴定方法似乎有些失效——哪怕是一群权威专家共同认定的真迹,如果画家本人高喊一声:这不是我画的,市场信心也会随之动摇。事实上,画家的类似做法屡见不鲜。创作者、经营者、鉴定者都已不再权威,传统鉴定方法镇不住今天的市场了吗?前不久,一直力主通过专业保真机构解决当代书画真伪鉴定问题的李成举先生就提出观点认为:就目前书画市场现状而言,传统鉴定方式等于零
  传统鉴定方式失效了吗
  李成举:传统鉴定方式等于零。  
  有一个简单估算认为,目前从事工艺美术以及美术创作的艺术家与画家大约为70多万人,而一位业内比较公认的有鉴定能力的权威,他所认识、了解的画家不过三五个人,如果按照传统的鉴定方式,用基于熟悉程度产生的鉴定能力去与70万这样的数字对比,几乎就是等于零的概念。
  从法律层面看,目前的书画鉴定没有法律效力。到一个鉴定机构,你出钱少可能告诉你是假的,而出钱多就可能开出真迹鉴定证书,鉴定机构与鉴定专家完全可以不负责任。而一件作品,即使由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真迹,画家本人一句我没画过就让作品失去了价值。画家的否认成为随时将鉴定结果清零的必杀技。在书画界出现过多次关于一件作品认定发生争议的情况,也有过花上千万元买到一件作品后遭画家本人否认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受损失的就只能是收藏家。  
  沈西峰:传统鉴定滞后于市场。  
  不能简单否定传统鉴定的作用,传统的经验鉴定将会一直持续并发展下去,伴随收藏。但我也觉得,传统的鉴定需要总结,并最终将鉴定发展成可信的科学,而不能最终流于一种玄学。
  目前突出的问题是,收藏市场对于打假比较暧昧,有的观点就认为书画市场不应该打假,认为这是书画市场的传统。实际上,古代的中国并没有真正意义的书画市场,书画也不是一般大众所能接触的。古时的仿,更多的是出于喜欢,是爱好,并不是为了卖钱。而现在的书画造假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到市场上去混水摸鱼谋利的。现代社会是一个商品社会,市场具有商品社会市场的特点,在这个基础上的书画市场也必然要符合市场规律,最终实现现代艺术品流通特征的市场体系。时代不同了,收藏与市场的要求也不同了,因此打假是必然要求。打假的结果是使市场规范,收藏者受到保护,国家增加税收,艺术家素养得到提升……肯定是件好事,而传统鉴定方法显然滞后于新的市场要求。 
  赵惠民:传统鉴定对于收藏者仍然十分重要。  
  说对当代书画来说,传统鉴定方式等于零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所面对的画家是经过历史很长时间的筛选和沉淀下来的,也就几百位,而大量当代画家正处在创作期,面对这样庞大的群体谈传统方法进行真伪鉴定确实比较困难。不过这个观点也不算太新鲜,吴冠中、韩美林都有过笔墨等于零的说法,这样的说法是基于技术上的,同时说明艺术发展有它不断变化的一面。但是,因为这种变化否定传统鉴定方式也不足取,比如说对于传统技法的中国书画,你通过看笔墨功力是可以做出鉴定的,对于一般收藏,这种鉴定比较符合审美习惯,也比较有效。
传统鉴定方式因何失效
  李成举:书画市场无人负责。  
  为什么传统鉴定方式对于中国书画市场失效了呢?究其根本是如今市场中没有机构或者个人承担责任所造成的。国外的画廊以及拍卖行也存在真伪的猜测,但在当出现假画的时候往往可以通过退换解决。我们国内的画廊与拍卖行在服务水准上距此还有相当的差距。
  传统的书画鉴定,业内是比较迷信权威的,可是,先不说权威鉴定能力如何,就以这些所谓权威出具的鉴定证书来说,一样是可以不负责的。当不断发生专家们为某一件作品真伪争论不下的时候,很多人认为,权威都解决不了问题,那这个问题可能就解决不了了。实际上,大家没有想过,什么才是真正的权威?一个不能负责任的权威机构能算是权威机构吗?目前的所谓权威机构并不是科学的鉴定机构,其鉴定经不住推敲,一旦对簿公堂就很难成为法律证据,因此传统的鉴定方式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不能适应当代书画市场的发展。  
  沈西峰:法律缺失,人才匮乏。  
  传统鉴定方式失效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首先是法律缺失。迄今为止,没有法律法规为艺术品打假提供有效的手段,而什么人或者什么机构具备鉴定真伪的资格,什么部门的鉴定会成为法律采信的证据都没有规定,因此鉴定从制度上有待完善。
  其次是人才匮乏。在没有法律支撑的前提下,有了鉴定要求就只有去找行业内大家比较公认的具备鉴定水平的人,而这样的人屈指可数。社会对于书画鉴定的需求量非常之大,靠这几个人解决不了问题。在书画鉴定领域,中青年从业人员较少,成长缓慢,也满足不了市场要求。在院校当中,目前也有院校开设了书画鉴定专业,设有研究生,甚至博士,但是,理论知识并不代表实践经验,艺术院校出来的也很少能投入到鉴定实践当中。  
  赵惠民:体制问题,市场原因。
  当代书画鉴定混乱说到底还是体制问题,一定要从体制上去找原因。而另一方面,如果从市场看,你还会发现另外更为有趣的现象。尽管我们说,有藏家会因为买到假画而受到损失,但相对而言,这一部分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情况还是买画的人知假买假。市场上每一个画家的作品都有着基本的行情,当一个人在拍卖场上举起牌子买一件明显低于市场行情的画,他能不知道这画是假的吗?所以说,假画也有假画的市场。要是从画家的角度看,很多画家都不是希望市场上没有自己的假画,恰恰相反,仿自己的画越多就意味着自己的身价越高。至于画廊、拍卖行、鉴定机构等也都有各自的情况。
会有更有效的方法吗
  李成举:特殊市场需要特殊机构。  
  现在给人的假相是书画鉴定与书画打假似乎是件很难的事,其实就当代书画而言,这是件很简单的事。我们通过与书画家接触发现,由于收藏家宁可高价也要买真的东西,因此很多画家对于书画的保真和打假都是积极支持的,而有的画家表面也支持打假,但实际上他的打假不过是自我炒作的手段,因此一看到真的有机构可以保真和打假,反而避而远之了。
  我觉得,一个能够实现当代书画鉴定、保真任务的权威机构一定具有两个基本的特征,第一是能够为自己的鉴定结果承担法律责任,第二是拥有科学的经得住推敲的鉴定方式。以目前情况来看,依靠现有的书画经营单位很难实现这样的目标,一定要由有科学运作模式的专门的保真机构来完成。有观点认为,在国外根本不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来进行书画保真,不错,正是因为目前国内不正常的市场关系才催生了一个特殊条件下的特殊机构,也只有一个特殊的机构在特殊的环境中才能发挥它的作用。 
沈西峰:一个环节难以托起整个市场。  
  当代艺术品打假的问题,似乎都在喊,收藏者在喊,创作者也在喊,而尽管都在喊,但情况复杂,打假也毫无进展,这主要还是国家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支持,各种书画市场应有的制度也不健全。比如说,在一个正常的市场里,画家是通过经纪人、画廊来走向市场的,假画会对其权益构成伤害,而在中国的市场,一些画家表面通过在画廊经营,实则利用画廊标一个很高的价钱为自己提高身价,同时私下里却用较低的价格吸引成交,画廊沦为画家的幌子,举步维艰,画家却名利双收,而假画在市场里的作用同样也会给画家带来好处。另一方面,即使一些希望正规运作的画家渴望打假,但其个人能力又不足以应付。其实,对于当代书画鉴定来说,基本上就是一个建立数据库的概念,没什么难的,肯定能做,但一定要完善机制,从法律层面确认有鉴定资质的部门、从业人员,用协议的方式通过收取费用并承担责任来规范运作。就拍卖角度而言,我认为这个机构不应由拍卖公司自身完成,而应是第三方机构。
  赵惠民:藏家要有藏家的思路。
  当代书画的鉴定保真,依靠国家来做恐怕不太现实,现在能有机构站出来愿意为藏家做这件事,确实应该认为是好事,毕竟这样的事情是藏家欢迎的。但是,可以想像,一个民间机构来做这件事一定会遇到各种困难,是非常艰难的,不是特别的执着不能够完成。作为藏家,我觉得面对比较复杂的市场情况,一方面关注民间机构的发展,另一方面,还是从自身做起,因为对藏家,其根本性的两条经验已被无数收藏实践所证明,一是要长本事,二是别掉进钱眼儿里,没有这样的心态也不能成为真正的收藏家。

海棠图 林椿 团扇  绢本设色 纵23.4厘米  横24厘米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海棠图 林椿 团扇 绢本设色 纵23.4厘米 横24厘米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林椿的花鸟师法赵昌,刻画精细,色彩淡雅。此图海棠勾画、晕染,工整细致,栩栩如生,以铅白、胭脂设色,清丽端雅。 

分享:
标签: 传统  书画市场 法律 机构体制 收藏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中国书画网 http://www.zhshw.com/index.ht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